大家乐湖北麻将
熱門搜索:曹操 | 諸葛亮 | 劉備 | 三國 |
首頁 > 傳統文化 > 文化大全

一瓣河川講的是什么?一瓣河川書評介紹

時間:2019-08-29 08:40:30來源:網絡作者:豆瓣閱讀:

《一瓣河川》是一部特別的武俠小說,全書共有8篇獨立故事,但每個故事又相互勾連,創建出了一個繪聲繪色的江湖。《一瓣河川》目前在豆瓣上的評分高達8.5分,從讀者的反饋來看,給出的評價還是比較高的。對于武俠迷來說,江湖上發生的故事一直有種獨特的魅力,不過仔細想想,這也有可能是我們每個人會遇到的問題。下面是為大家準備了兩篇書評,感興趣的朋友可以來了解下。

一瓣河川講的是什么?一瓣河川書評介紹

一瓣河川書評一:

《一瓣河川》用一本書的體量,完成對武俠筆法形式上諸多個人化的探索。這種探索由青猛到圓潤,逐漸脫開固化的傳統范式,到達一個不乏詩意的草莽江湖。

作為串聯全書的人物,楊遜溫和而頗具矛盾,云陌游則走在塵世邊緣,二人如同一具象的不同側面:都具有悲憫情苦之心,心意又難以觸及地面,仿佛因此生出些執著,其實也未必真有。在他們身邊,高強如岳空山,因執著而尋死;平凡如方雪或少年梁雨,盡管悲惋于這種孤獨,卻難以真正理解。楊、云二人朦朧的狀態,構建了他們各自的游蕩:游歷于市井以助人為俠,或飄然世外,僅在傳說中予人幻夢。

在憑依于二人的寄托之下,各式各樣的江湖人物展開了自己的畫卷:《吹雪藤》的四大惡人亡命天涯,《燃萼樓》的北地男兒風雪之味,以及《涼枝辭》的虞涼,雖得云中一刺,卻仍是個平凡的旅人。他們的悲歡,比起一種象征,顯得更加世俗,為大眾所熟悉。

故事正是在世俗與象征的落差之間頻頻勾連。書中幾瓣墨梨花以劍意落紙,看似荒誕浪漫,實則映照著江湖的虛實脈絡:我們在這一條罅隙間,看見“俠”的影子。

一瓣河川講的是什么?一瓣河川書評介紹

見多了空洞的門派,單詞式的英雄,刻意為之的攀爬,有時懷疑江湖是否已經化為另一種形式的生意場。果真如此,還需要江湖故事嗎?在情感和戲劇性層層黏著的紙堆中,武俠作為一種題材,是否注定只能成為一件披掛的外衣?

答案也許是否定的。至少,在構造上左右東西的試驗背后,還應有獨特的靈魂存在。在擠破頭顱尋找一本秘笈、一柄寶刀之前,起碼固守自己心中之意。如此,江湖才不單單是設定上的拆解組合,而是從遙遠源頭流淌至今的水。

流水多半行色匆匆。楊遜的旅程,云陌游的旅程,以及眾多人物的旅程,被同樣的力量拂動著,去往同一個向下的方向。當楊遜攜著梁雨在姑蘇城中一路彎行之時,生命與回憶也從他身上逐漸剝離。《一瓣河川》正是帶著這樣的力量逆流而下,將江湖渡往深處,尋找一片新的景色。

作者:栩原(來自豆瓣)

一瓣河川講的是什么?一瓣河川書評介紹

一瓣河川書評二:

武俠小說作者“成熟”與否的標志之一,是看其有無能力用程式化的手法創造一個表面繁復實則相對明朗單純的文學世界。在這一點上,《一瓣河川》做到了。集中收錄的十個短篇看似相對獨立、各自成篇,連綴起來,卻是以云陌游、楊遜、梁雨一門三代俠者的人生際遇為線索,勾勒出一幅淡墨點染的江湖行旅圖。

雨樓清歌建構的江湖是宋詞式的,行文中處處可見作者對宋詞意境的化用:云、楊一脈的“劍意”是梨花落蕊,夾著“馬上單衣寒惻惻,怕梨花落盡成秋色”的蕭瑟(事見《落英譜》《一瓣河川》);這種蕭瑟承自岳空山,一代刀神刀鋒上的“刀意”,“山中人兮芳杜若,風颯颯兮木蕭蕭”,是輾轉多年求不得的佳人一縷芳魂(事見《山中清眸》);直傳到云、楊之后的梁雨,仍是“一別如斯,落盡梨花月又西”(事見《涼枝辭》)。自古以梨為淡客,作者選取梨枝為其典型意象,整個世界像被鋪染得氤氳清寒,素以為絢。

這種“淡”,更體現在其靈魂人物云陌游、楊遜生命情調中的“淡”。從寫法上看,正面描寫二人的筆墨有限,《山中清眸》寫少年云陌游開悟的過程,更多的落墨卻在其“引路人”岳空山身上;《落英譜》寫云陌游在武境上的迷茫與轉折,卻更多是通過方雪的視角;《風露刺》寫楊遜與情人轟動江湖的“楊柳之會”,寫的是赴會之途,卻未交代二人如何相會,結果如何;直到《一瓣河川》,才給了這種“淡”一個正面的交代。從人物塑造上,云、楊二人一脈相承,氣質卻終不同。

一瓣河川講的是什么?一瓣河川書評介紹

作者筆下的云陌游是傳奇,自一出場便敏銳而早慧,始終站在云端,只留下一個模糊的淡白色影子。楊遜則更有風塵俠氣,一出場,只是個懵懂游戲的孩童,因緣際會受云陌游點化,承了梨花瓣中的劍意。成了俠客的楊遜關心的東西很多,擔負起扶危濟困的游俠本色,他的“淡”更多體現在性格的淡泊寧靜,作者給他的佩劍取名“涉川”,恐怕也暗含了“豫兮其若冬涉川,猶兮其若畏四鄰,儼兮其若客,渙兮其若凌釋,敦兮其若樸,曠兮其若谷,混兮其若濁”的意味。

臺灣學者林鎮國曾用“死亡與燃燒”概括游俠的生命情調,認為虛無感、不安感、有限感構成了游俠生命的存在基底,訴諸于情意的激力,由此構成了另一種形態的價值世界。在雨樓清歌筆下,我們亦能看到人物身上虛無、不安和有限的生命底色,這不同于武俠小說中是非善惡二元對立的明確價值觀,而是作者尚未意識到或朦朧意識到但無法表達的情緒、心理和感覺。在雨樓清歌筆下,這種“無意識內容”是人性中刻骨的疏離與孤獨。

在《一瓣河川》的江湖世界里,武功體系的最高境界是“意”。刀客有“刀意”,劍客有“劍意”,無所謂“器”的好壞,武者悟出了“意”,枯枝亦可化作利器。每個武者的“意”都不同,岳空山的“刀意”是心中佳人的一縷香魂,云陌游的“劍意”是梨花落蕊……作者想說的,大概是各人心中汲汲以求的那一點“初心”吧。各人的所求不同,選擇的路便不同,于是偌大的江湖,萍水相逢同行一程也終會散去——雨樓清歌筆下的大都是獨行獨居的。

作者:筠隱(來自豆瓣)

相關閱讀
最新更新
網友評論

讀完這篇文章后,您的感想如何?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吾愛詩經網立場。

吾愛詩經網 [email protected] 2016-2017 www.qkkjp.tw
本站資料均來源互聯網收集整理,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跟我們聯系。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網站備案號 : 鄂ICP備17010329號-1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749號

大家乐湖北麻将 加拿大28有什么计划软件吗 微信大小单双玩法 北京pk10技巧压6法 十一选一胆全拖 天富平台登录 压龙虎要倍压还是 11选5前二组选必中技巧 万能六码怎么选出一组 财神爷pk10计划破解版 4肖8码默认版块DiscUZ